黄金大鲤鱼

【TT/穿越】伤停补十(上)

穿越设定。

ooc预警。

也许有肉也许没有。

一定会完结,在3.29前。

——————

1. 如果遇到十年前的相方,你会和他说什么?

最近,今井翼躺在床上开始设想无数个与不同时期的小泷泽相遇的场景。

爱宝物宣传开始,他结束了和泷泽秀明长达两年的分居。他们就像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再次相遇,他们都变成了更好的自己。

28岁的泷泽越发帅气了,也比两年前更加成熟了。原本就处事不惊现在越发的沉稳。对于自己的恶作剧,早年的泷泽秀明会红着脸反驳,现在不但躺平任自己调戏,还能笑的一脸宠溺。

音番后台樱井翔调侃今井翼你相方站在身边投射过来的眼神真是腻歪得可怕,今井翼笑笑对身着西服的樱井说,他腻的是我又不是你,我乐意。

泷泽秀明就像一片深不见底的大海,包容着自己所有的任性,今井翼知道,那是他相方表现爱意的方式——给自己在他原则范围内的无限纵容的权利。

如果今井翼觉得还不够,他相信泷泽秀明不会介意为了他再破点下限,规则吗,本来就是用来打破的。

这样的泷泽秀明,今井翼很喜欢。

当然,无论怎么样的泷泽秀明他都喜欢。

只是最近宣番总能看到的他们Jr时期的vcr,青涩的表演勾起了今井翼对那个傲然的少年Jr leader的一些念想。

很不幸的,对于这个问题,今井翼思考到一半总是被身边的相方一串湿吻打断了思路,接下来的翻云覆雨让他放弃了思考。

情事中,在泷泽身上,今井翼迷迷糊糊捕捉到被时光磨平的那份狂气。


然而,现在真的见到了十年前的泷泽秀明,今井翼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2.

本来和泷泽秀明约好来次久违的室外约会,到了约定的时间却迟迟不见那个金色脑袋出现。实在是等不下去的今井翼琢磨着相方是不是又睡过头,慢慢踱步来到某双人团偶像成员的家门前,掏出屋主给自己配的钥匙。

门锁的只需扭动一圈便到了底,没有反锁,屋主显然还在家。

果然是还在睡觉?


恶作剧的想法涌上心头,今井翼按耐不住的兴奋,却在刚走进玄关的时候被屋里的人察觉了。

“谁?”

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传来,这声线不像是泷泽秀明,却有点熟悉。

今井翼一时想不起,这让他不由得警惕起来,陌生人?

“谁?”

似乎是没得到回应,对方又重新问了一遍。

“我,今井翼。”

大方的报上自己大名,就算是陌生人,撇开恋人关系,作为相方来泷泽家也没什么奇怪,现在还有谁不知道他今井翼是泷泽秀明相方呢。

“……tsubasa?”

那声音有些疑惑,又忽然释然。

多年前的记忆一点一点的苏醒,那个人呢喃自己名字特有的韵味今井翼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近段时间的种种天马行空的想法交织着,今井翼紧忙的跑进客厅。

那个今井翼近来不断思念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少年泷泽秀明就站在客厅中间。

栗色的头发,发尾刚好到脖子,好看的空气刘海,那是杰尼斯刚跨入千禧年最常见的发型之一。正是介于少年与成人之间的年纪,那张被誉为世纪末美少年的令人惊艳的颜面正逐渐褪去性别模糊的稚气,脸部线条硬朗起来,暗暗的透出一股英气,眼下的泪痣却还是漂亮得勾人。

少年泷泽秀明抬起眼,清亮眸子里的疑惑在凝视来人半响后转变为了安心。标志性的薄唇动了动,多年前少年的说话方式总带着些黏连的音节,现在听着颇有撒娇的意味。


“……tsubasa,这是怎么回事?”

“你也不怀疑一下我是不是今井翼,就这么认同我是了?”


今井翼在很多年前整蛊相方起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却还是要问,一个成年人还要玩确信犯的把戏其实有点狡猾,但是今井翼就是想听少年泷泽秀明会怎么回答。

“因为翼的眼睛我很喜欢。”

没有臆想中的青年的害羞反应,少年的答案总是很直接,唇边的弧度有些得意。

“所以,我当然不会认错。”

啧,泷泽先生你以前说话这么直接的吗。



对着得意的少年,今井翼深吸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忽然加快的心跳频率。


3.

进入杰尼斯以来什么奇怪的事情都遇到过,也见怪不怪了,对于相方穿越这种事情,今井翼一点也不担心。先不说这个小相方,那个大相方肯定会想办法回到他身边的,他只要等着他回来就可以了。

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这个少年泷泽秀明来自哪个年代,虽然凭借记忆今井翼可以大概判断出这个小相方大约小自己十岁,2010减个10,也就是2000年左右。

但是具体是哪个时间点还是要询问一下,毕竟1999年109演唱会他两才刚和好,接着便是素颜3时代——也就是2000年,这一年,他两经历了很多,感情的巨大转折点在这一年出现了两次。

如果没把握好,表现出超过时间点的感情无疑是在给十年前的自己挖坑。

“你……参加了2000年jr演唱会没?”

本想说素颜3,今井翼摸摸脑袋觉得可能那个时候素颜3的碟子都还没出,这么说出来怕是少年也一头雾水。

泷泽秀明正在好奇的四处张望,听到今井翼的问话便回答道:“参加了,演唱会刚结束一周。”

“哦……”


今井翼盘算了一下时间,虽然高空弹琴love you only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巨大的里程碑,暧昧不明的感情一戳就破,但是确实那时候他两还没在一起——还没成为情侣。

正思考着如何转换心态,从“泷泽秀明的恋人”变成“泷泽秀明关系还可以的暧昧朋友”,今井翼觉得这还是有点难度的。


也许是看对方思考的样子很可爱,少年的手不自觉抚上今井翼的头轻轻的揉了揉。

“想什么呢?”

今井翼一愣,少年望向自己的视线暧昧中又夹带些戏谑,宛如调情的开始。他恍惚的将大泷泽的笑颜与这个少年重叠,习惯性的往少年身边靠近。

“……秀君……”

少年显然也被今井翼的举动惊讶了,不着痕迹的把手收了回来,稍微拉开了距离。

察觉出两人之间莫名的疏离,今井翼心里暗骂自己刚才都做了什么蠢事,那熟悉的感觉让自己差点就要吻上去——但是十年前的自己估计都惊呆了躲也来不及吧,只能尴尬的清了嗓子赶紧转移了话题。

“也许泷泽你不太相信,现在是2010年,大概是你所处的时间的未来10年,也就是,泷泽你穿越到了未来。”

言简意赅,今井翼搞不懂穿越的原因,总之先告诉少年他的现状。泷泽平静的点头,似乎在今井翼解释前就已经理解了自己的状况。

“也就是说,你是十年后的翼?”

少年仔细打量今井翼一番,像想到什么,不由得笑了起来,“十年前的你一定没想到未来会变得这么男前。”

“呸,我一直很男前好不好?”

今井翼忍不住赏了少年一个大白眼。

“翻白眼这点,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呢。”少年泷泽苦笑起来,想着前阵子con排练时没少遭受猫颜大眼少年的白眼吐槽,青年今井翼这个举动反而让他更确信眼前的人就是入社以来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人。


“我可以问几个问题吗?”

“你问吧,我看情况回答。毕竟过早知道未来并不是好事。”

想到堂本光一曾经在耳边念念叨叨时间驳论,今井翼觉得太早让少年知道某些事情有可能会影响现在的他们也不一定,更直接的是影响少年泷泽的一生。

“这里是我家吧?你没来的时候我四处看了下,大部分装修摆设都很符合我的胃口,也看到了不少我的私物。所以我猜,大概这是我家——对吗?”

“对。”

所以说,泷泽先生你经过了十年品味一直没什么长进。


“……那么,我现在还在johnnys吗?”

少年的眼里有些迷茫,今井翼知道十年前的泷泽秀明正在为了要不要退出johnnys而苦恼。

年少时代,今井翼曾目睹少年为肩负的责任痛苦不已。在排练结束后的好几个深夜,只开了一盏灯的练习室里,少年靠着今井翼不说话,闭着眼睛表情隐忍而疲惫,今井翼看着心疼,却不知道能他能做什么。

安慰的话卡在喉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笨拙的他那时候只是默默的顺着少年的要求陪着少年度过那些难过的夜晚。




十年后再看到这样的小相方,今井翼的心情已经完全不同了。



这十年,他们从尴尬得说不出话的朋友变成了无需语言也能明白对方心里所想的相方,相互理解的恋人。


在一起后,无数个夜晚睡着后的今井翼被排练晚归的泷泽秀明吵醒,今井翼一开始还会抱怨,后来只是揉了揉眼睛凝视着对方。

泷泽秀明会吻他,吻到兴致上,他们还可能会做爱,温柔的, 但大部分时候都是激烈的。泷泽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贪婪的掠夺着今井翼的一切,他仿佛想把今井翼的揉入自己的生命。

完事后泷泽秀明紧紧的抱着今井翼不放,一遍又一遍的吻着,直到两人都彻底的平静下来,泷泽秀明才沉沉睡去。每每今井翼起来,泷泽秀明已经在排练路上了,只有桌上买来的早餐提醒着昨晚发生的一切不是做梦。


今井翼知道,泷泽秀明不善表达情感,但在情事中,嘴上说不出的,行动可以表达――泷泽秀明需要他,那么的需要他,想要化为一体一般的渴求他。

今井翼能做的不多,团体活动时,所有事情他们都能共同面对。分开活动时,或许今井翼无法分担他的压力,但是他可以守望着他,成为他最后的避风港,温柔乡。

从时间跨度上来说他们聚少离多,但泷泽秀明并不孤单,他有他的前后辈,他还有今井翼。



可是,现在的这个小相方却是孤身一人,孤高的浮云,永远高高在上内心却一点都不踏实。

不如让他自己来确认一下?

今井翼想。

评论(3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