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鲤鱼

honey,i'm here(三)

文章第一次落笔和完成跨了很大的时间段,这期间我自己也经历了很多,所以文中两人的感情线有可能接不上上篇。

如果是相爱的话,我觉得应该会是敏感的天秤翅膀最先发现才对w

人物严重ooc请注意

以及有肉,不适者也别看

写文被lof屏蔽了好几次都没发出来心累……

——————

“秀君,到你了。”

今井翼推开浴室的门,他刚洗完澡,黝黑的脸上透着被热水蒸过的红,头发湿湿的还挂着些水滴时不时往下掉。

“赶紧擦头发。”泷泽摘下眼镜,停止了手上的视频编辑工作,翻柜子给今井翼找干毛巾,“你以为还早啊?”

自泷泽秀明把今井翼搬回家已经过了快1个小时,墙上的龙猫挂钟又准备准点报时了。

“3点而已嘛。”

“不是3点而已,而是已经3点了。”

今井翼接过泷泽递过来的毛巾直接往头上盖,一屁股坐在床上开始摆弄手机,具体是在刷推特还是在和他人聊天就不得而知了。泷泽知道放任相方这么玩耍大概再过一小时后都不一定能睡下——猫毕竟是夜行生物,但是今井翼的身体经不起这么耗。于是泷泽秀明认命的拿起毛巾帮今井翼擦了起来。

玩着玩着手机,今井翼忽然抬起头,大大的猫眼认真看着泷泽。

“……怎么了?”泷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知道翼这个反应是有话想说。

“秀君,yuki刚刚发信息来说准备要结婚了。”

“yuki?”泷泽脑内搜索了一会儿,叫这个名字的人太多了,有男有女。

“这个yuki。”今井翼把手机塞给泷泽秀明,屏幕上是一个长相可爱的女孩子的婚纱照,旁边穿衣服的约是她的未婚夫。

“哦。”泷泽秀明怎么会不认得她,今井翼的前女友,他漠然的把手机还给今井翼,继续帮对方擦头发,“怎么了?”

今井翼的头在柔软毛巾里摇了摇,泷泽看不到他的表情,心里有些暗暗发慌。今井翼当年和这位女友分手的时候十分自责,这泷泽是知道的。自他们在一起,两人就很默契再也没提起过各自的前女友,在深夜这个寂寞的时间点提起,让泷泽有些别的想法。



“她笑的这么开心,我就放心了,”今井翼按掉了手机电源开关,屏幕瞬间暗了下来,“跟着我的话,现在没准约会还得偷偷摸摸的,多难过啊。”

“imai桑,”泷泽放下毛巾,用手摸了摸今井翼还带着点湿气的头发,站起来走进去厕所拿吹风筒,“麻烦注意一下我的立场好吗?”

今井翼的声音从泷泽身后传来,还带着点笑意:“……吃醋了?”

“没。只是在现任面前谈前任是不是有点不太好?”泷泽拿着白色的吹风筒走出来,今井翼把手机放在一边盘着腿直直坐好,“而且你还一连提了两次。”

“哪有?”今井翼提出质疑。

“con上一次,现在一次。”泷泽认真的觉得今天con上今井翼的脑洞也得算上。

“go君也算啊?秀君你可真计较。”今井翼完全不以为然,“那我在con上还给你生了孩子呢。”

泷泽给吹风筒插好插头,倒也不急着开始吹干工作:“前女友开心的结婚了,你在这里感叹人家,我现在可还得偷偷摸摸的跟你约会,也不见你心疼我。”

“这哪是偷偷摸摸啊泷泽桑!”今井翼严正抗议,刻意做出表情严肃,“我都堂堂正正的到你家了,还叫偷偷摸摸的么?”

“还不偷偷摸摸啊?真是光明正大的,明天我两就得上周刊女性或者friday好吧?”自铃木亚美的事件以后,泷泽就很注意不让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在大众面前,近年来几乎被跟拍的次数都很少。但是连续两次被周刊拍到都正是自己和今井翼去吃饭的时候。

听到泷泽这么说,今井翼反而自豪起来,表情都洋溢着得意:“上就上呗,上了他们也写不出什么,顶多说我两关系好。”

“imai桑,这样迟早会有homo传言的。”

“刚出道的时候就没断过吧这种传言,而且你都亲自给我改名泷泽翼了,还害怕这种传言?”

“翼啊……唔!”

今井翼站起来,一把扣着泷泽秀明的脖子拉近两人距离,仗着身高优势,让泷泽猝不及防的被今井翼结结实实的亲了一口,离开时还舔了舔自己的唇,双手合十表示多谢甜甜的相方君款待。

“让他们传去吧,反正,我们就是相爱的。”

今井翼的尾音藏不住的自信而骄傲。

泷泽秀明特别受不了今井翼这种表情——不同于舞台上的男前和自信,两人相处时,今井翼私底下的这种对着自己撒娇意味的小心思一览无遗,就像小猫主动靠近表达亲近,既可爱,又诱惑,美好得太引人疼惜。每次私底下看到这样的表情,泷泽都想把今井翼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

“你是不是在勾我啊imai桑,要知道明天可没工作,我可以现在就把你吃掉。”

“来呀。我都勾了一整天你才发现吗。”今井翼张开双臂,表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了。

泷泽秀明摇了摇手上的吹风筒,坚持自己的底线:“好,等我把你的头发吹干。”

“……真不知道应该说你什么好了……”

“等头发吹干了,你连说不的机会都没有了,做好准备吧imai桑。”泷泽勾勾嘴角,按开吹风开关。





现在能说的这么轻松,是因为两人已经心意相通了。

在那些不得不掩藏着爱意的过去,记忆到现在还带着苦涩的回韵。


yuki是今井翼的前任女朋友,同时也是他交往最久的一任。女孩子长得可爱,独立又善解人意。作为电视台的staff,她能理解并且配合今井翼的日程。虽然偶尔会有点小脾气,但是属于今井翼可以理解的范围内,多数时间还是很懂事的。

但是yuki的事情,今井翼从来没告诉过泷泽秀明。自泷泽来了自己的solo con,两人的关系忽然就拉近了许多,他觉得是时候告诉泷泽这位女朋友的存在了。

当他把精心打扮过的yuki带到恋诗的录音现场的时候,泷泽先是愣了一会儿,马上就猜出了yuki的身份。

今井翼微微有些惊讶,毕竟从来没有和泷泽聊过类似的话题——就算在节目上聊到,他今井翼的说辞也一次和一次不同。

“你交往过的女孩子都是差不多这一类的。”泷泽道出原因。

今井翼从初恋到上一任都选择了差不多同一个类型的女孩,除非他泷泽眼瞎,要不然怎么会看不出来。

“初次见面,泷泽桑。”

“嗯,初次见面。”

意料之中的尴尬开场就没有了后续,泷泽秀明向来不是一个擅长开展话题的人,女孩子则是经常从今井翼那边听说泷泽的事情,对泷泽,她没有陌生感也没什么觉得好奇的。好在接下来就是工作,两人也没必要过多的交流。

自那之后,泷泽秀明就时不时有机会和这位相方的女朋友小姐见面了,最初三人的关系还不错。今井翼有女朋友,泷泽向来都是恭喜的姿态。

今井翼是朋友,是相方。

泷泽一直这么想。

直到某天今井翼喝醉了酒,所有感情朝着一个奇怪的方向疾驰而去。


时间也是半夜三点,刚和后辈们从居酒屋出来的泷泽正打算打寻找下一摊玩乐的地点,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今井翼的名字出现在了电容屏上。他们偶尔会在深夜相互打电话,虽说相方和自己通话的内容一直很没营养,但是泷泽还是很乐意听着今井翼软呼呼的声线和他吧啦吧啦最近发生的趣事的。

“翼,怎么了。”

“秀君~你在——哪啊~”

发现软乎乎的声线说话有些不利索,称呼也不是“泷泽”而是“秀君”,泷泽马上清醒了三分——今井翼是喝醉了。

如果有经纪人陪着的话倒还不用担心,但是这几天今井翼的日程表上都是空的,经纪人应该不会跟着。今井翼喝醉酒的情况泷泽是见识过的,粘糊糊的状态还会到处找人接吻,而且还属于拦不住的那种。

“秀君,你猜——你猜我在——哪啊?”

今井翼咯咯咯的笑声里并没什么背景音也没有人声,应该不是室外。

“你在哪?我去接你。”

泷泽当下就和后辈们道了别,来到路边打车。

“嘿嘿嘿——我在——我在家呢……”

“等着,我现在就过去。”今井翼很少一个人喝醉成这样,泷泽觉得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事,以防万一还是过去看看比较好。


“秀君,别——挂电——话嘛~”

“……好,我不挂电话。”

“嘿嘿,我就知道秀君不会拒绝我,秀君——对我——最好——了。”

“等我20分钟。”

“嗯——嗯~”

话筒里今井翼黏答答又拖沓的声音听得泷泽越发着急,好不容易找到了计程车,泷泽和司机说了今井翼家的地址便一路和今井翼牛头不对马嘴的对着话。喝醉的今井翼似乎人格都变了,不但话特别多,话题还特别跳跃,时不时还嗷几嗓子,唱一唱歌。泷泽只希望相方还能稍微保持清醒,别出门闹出什么新闻。





泷泽到达今井翼家的时候,今井翼刚好唱完venus,已经是早上3点30分了。

“翼,开门。”

站在相方的公寓房子门口,为了不打扰到周边的邻居,泷泽没有敲门,通过手机告诉今井翼。

“秀——君~”

门很快就开了,满满的酒精味涌了上来。今井翼满脸通红的靠着墙壁,手上还拿着啤酒瓶摇了摇。

“……你怎么喝这么多。”泷泽被浓浓的酒精味熏得皱了眉,通了会风才关上门,把午夜低气温隔绝在室外。

“秀——君,一起——喝~”今井翼眯起迷蒙的双眼,一副要扑倒泷泽的样子。泷泽眼看逃不开,索性自己迎上去,扶着相方的腰把他往回推。其实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着实不太雅观,但是今井翼的醉酒状态怕是不抱着泷泽不会罢休,而且泷泽也怕他受伤。

“秀君——不喝吗?”

今井翼被推着倒退移动,双手架在泷泽肩膀上胡乱晃动,软糯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催促着泷泽,泷泽没理他,看着快移动到沙发附近了就夺过酒鬼的瓶子,用力一摁,今井翼就顺着力道坐下了。

“到底怎么了,告诉我。”

泷泽秀明开了口,很认真。

泷泽知道今井翼没有真的醉到毫无意识,他见过相方真的醉的样子,今井翼现在这样估计只是想发泄情绪吧。况且越是想喝醉的人,酒精反而起着提神醒脑的作用,但是总有人想借酒来隐藏悲伤。



见胡闹也没有意义便安静下来的今井翼靠在沙发上,脑子里慢慢的回放着昨晚发生的一切——准备着料理的自己,画着精致的妆容的女友,本来是一场浪漫温馨的自宅约会,温暖烛光和欢声笑语,今井翼恶作剧般把女友放倒在刚换床单的大床上,女友娇羞的样子就像纯爱电影的女主角,最后的记忆戛然而止在女友的话语声中。

女友和今井翼说:“翼君。我们结婚吧。”

今井翼记得自己听到这句话的感觉,老实说他最初觉得很惊喜,长时间相处下来他挺喜欢这个女孩的,如果真的组建了家庭应该也是个幸福的家庭吧。可正当他准备跨出和女友许下承诺的那一步,心底忽然之间被什么东西牵扯住了,那种烦躁感今井翼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泷泽秀明不在自己身边的那种独自面对舞台的焦躁。

若是选择了她,就意味着他要放弃泷泽秀明。

今井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泷泽和女友放在一个天秤上。

照理说,女友是生活伴侣,泷泽是工作伙伴,两人没有丝毫可比性。如果说结婚会影响到工作,就算他今井翼真的要结婚,他相信泷泽秀明也会笑着祝福——哪怕是要拆团,估计也不会影响到他们什么——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团活了。

但是今井翼心底似乎已经默认了自己的人生不能失去泷泽秀明。

今井翼13岁迷迷糊糊的进入了这个世界,这个残酷的世界逼着他做了很多选择,他放弃了童年选择了工作,放弃了solo选择了组合出道,放弃偶像路线去选择了理想中的弗朗明哥。他知道人不能那么贪心,有得必有失,可在他的意识中,唯独泷泽秀明是他怎么也不愿失去的。

“对不起……yuki。”

“为什么?哪怕不是现在,我愿意等,就算是偷偷结婚,我也愿意。”


为什么?

和泷泽秀明相处的片段在脑海里一点一点的涌现出来,有点像走马灯。

今井翼没回答,就连他自己也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女孩的一切问题的源头都指着泷泽秀明,今井翼看得很清楚,却不想——也不敢去深究。



今井翼最终没能回复女友。

女孩子的眼神随着时间的流逝暗淡了下来,她推开身上的今井翼,藏不住的眼泪染花她的妆。

女孩子离开家里的时候,今井翼甚至觉得心底悬着的一块大石头放下了,他甚至有些窃喜不用从女友和相方中做出选择。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只要再多想一会应该就能明白,心中跳出了红色的惊叹号,有个声音在大声喧叫着真相,今井翼闭着眼主动用手捂住了耳朵阻止心声的入侵。

不可以,不可以再深究下去。

今井翼隐隐约约感觉到,如果再往前一步——若是知晓了真相就会万劫不复。



“所以,你拒绝了yuki的求婚?”

听完今井翼撇去心声的描述,泷泽秀明总结道,今井翼点了点头。

“……为什么?”

依照泷泽秀明对今井翼的认识,他知道他相方在关于未来的问题远比他考虑得多,也比他更在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今井翼对待yuki和对他之前的女朋友都不同,他不是玩玩的心态,而且交往了这么久都没怎么吵架,两人的相性是真的不错。事务所虽说不会允许他们这么早就结婚,但也并非不允许他们结婚,时间的早晚罢了。

泷泽记得,今井翼以前说过他想要一个自己的家,一个温柔的太太和可爱的孩子,显然他是想结婚的。

女方已经说了她会等,在这样的情况下今井翼还是拒绝了应该是有着泷泽不知道的原因吧。


“……不知道……”

心底的叫声越来越大,真相的叫唤一点一点渗入脑髓,今井翼甩了甩脑袋让自己不要去听,伸手去拿桌子上的啤酒,却被泷泽秀明扣住了手腕。

“别喝了,翼。”

生怕相方酒精中毒,泷泽不允许今井翼在自己面前再摄入酒类。

“好吵……我不想听……”

今井翼小声的喃呢,用力的摔开泷泽的禁锢。

“今井翼你别喝了!”

泷泽秀明要看要拦不住,索性一把将今井翼压倒在沙发上,后者不断挣扎让泷泽很伤脑筋,于是便大吼一声。

“我的家,我的酒,泷泽秀明你凭什么不让我喝!”

倒下来撞到沙发边上今井翼后脑传来阵痛,眼眶很快因为生理反应开始溢出眼泪,双手被压在沙发上不能动弹,他只好怒目瞪着泷泽秀明。

“今井翼,别闹了好吗!”

“谁他妈在闹啊!把我推到沙发上不让我动,到底是谁在闹啊!你这一下撞得我脑子快脑震荡了好吗!”


“对不起对不起,痛不痛,一定很痛吧……”没想到自己的动作让翼受了伤,泷泽马上软了态度,腾出一只手伸到今井翼后脑勺去揉按,声音降了好几个分贝,十分自责的语气说着,“翼,对不起……是我不对……”

今井翼痛的哼了几声,扭过头不想看自己上方的泷泽秀明,拒绝和对方交流。

“你根本就不需要用酒精来麻醉自己,有什么烦恼的事情,我不能帮你分担吗?”泷泽秀明看得很清楚,今井翼现在被看不见的东西困扰着,他想成为他的助力,可是对方似乎并不想和他分享。

今井翼不说话。

房间的寂静让泷泽陷入了一种绝望,他第一次见到这么歇斯底里的今井翼,而且他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这时候的今井翼拒自己于千里之外,没留下任何拉近距离的线索。

泷泽忽然觉得,今井翼是这么的陌生。

“你不需要我了吗,翼。”

泷泽几近乞求的开口。

今井翼转过头看着身上的泷泽秀明,悲伤渲染着他的脸庞。他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但是今井翼知道,泷泽秀明不会轻易落泪。

对上泷泽秀明的双眸的瞬间,今井翼脑海中的呼唤就停止了,他执意不去聆听的声音,他已经听到了。


为什么不能答应yuki?


13岁开始,泷泽秀明一直陪伴在今井翼的身边。今井翼从没想过,有一天身边的人不再是泷泽秀明。

结婚就意味着组建家庭。如果结婚了,相方也好朋友也好,再也不是陪着他过完一生的最佳人选。今井翼女友的求婚让今井翼第一次正视这个问题。结果脑子里浮现的和泷泽秀明平时的种种回忆让今井翼直到今天才发现自己构想的未来里,陪着他走一辈子的不是任何一个女人,而是那个笑起来会让阳光洒满整个屋子的相方君。

泷泽秀明是那么的重要,重要的以至于今井翼不愿意让他淡出自己的生命。


为什么泷泽秀明那么重要?

今井翼的心底已经给出了答案。

泷泽秀明于今井翼,大概已经不只是相方和亲友那么简单。

那种触手可及的温暖情绪,也许就是世人所说的爱情。

这么简单,今井翼居然花了这么多年才注意到。

“泷泽……你就当我喝醉了吧。”

泷泽还没弄懂相方这句话的意思,唇间的话语就被今井翼撑着身子夺取了。泷泽感到唇边温热有些颤抖,还有些小心翼翼。

泷泽还没回过神,温热就离去了。今井翼并没有停留很久,这个吻不绵长,反而有着一种孤注一掷决绝的意味。

“翼……”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只是醉了……”

今井翼躺回沙发,大大的猫眼不受控制的打开了泪腺,泪水不停的滑过他的脸庞,流下一条清晰可见的水痕。

看着身下迷蒙着眼的哭泣却还的今井翼,散发着一股令人疼惜的弱气,有股冲动涌上泷泽心头——这样的今井翼,好可爱。

“对不起……翼……”

这是泷泽理智断线前的最后一句话。


这里是肉。嗯。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33166116194565&vid=2840344750&extparam=&from=1057195010&wm=9848_0009&ip=171.37.35.230





泷泽秀明像个体贴的情人,温存过后仍然很照顾今井翼的情绪。他揉了揉精疲力尽的相方的头,疼惜的吻着今井翼的头发和他的眼角。


泷泽那轻柔的亲吻,温柔的让今井翼又想哭了,已经明了自己心意的他下了一个决心——这前面是万丈深渊,他不愿泷泽秀明陪着他粉身碎骨。



于是今井翼开了口。

“泷泽,刚才的事情,就当我们喝醉了吧。”

“但是明天你要告诉我你究竟在烦恼什么。”

“嗯。”




爱情是手,渴望相互碰触,却会因为太过在意而害怕接近。

那时候的今井翼已经知晓了自己的人生非泷泽秀明不可,可他不知道,泷泽秀明怎么想。

你问我,我是不是不需要你了。

亲爱的,我怎么会不需要你呢,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啊。

那么,你呢。

你的人生里,需不需要我陪你走完呢。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