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鲤鱼

万花筒(石原里美篇)

这篇其实很早之前就写了,大概在SHO篇之前。

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一直都没完成。

昨天是圣诞,其实开了个圣诞架空坑,想了想还是没发出来,省的过了圣诞还填不完。


这篇初衷是发现,小明儿很多不器用的地方大概只有翅膀能看得到。后来看到小明儿说自己不会为了女友做给翅膀做过的事情,我就觉得,小明儿的女朋友肯定会很嫉妒翅膀……



很多东西都是脑补。

——————————






“里美啊,跟你合作过的杰尼斯他们私底下感觉怎么样呀!”



月九的拍摄终于结束了,刚开始休假的石原里美马上和圈外的友人们来了一次久违的女子会。聊天间谈到了最近的朝五晚九,自然而然说到了那个迷倒了不少少女的帅气和尚。女生嘛,总是对帅哥问题很多,谈着谈着由此延伸出了杰尼斯的话题。


石原咬了一口松饼,心里稍微盘算了一会儿发现从出道以来确实和不少杰尼斯的男人们合作出演drama或是综艺,arashi,山下智久,生田斗真,泷泽秀明……人数多的确实一只手还数不完。


“唔,他们私底下人都挺好的啊。”


“有没有舞台形象和真人差别很大的?”

“……这倒是没有。”

“哎~?”友人显然并不尽兴的样子,“那在这么多里美觉得最想和哪位交往呀?”

“谁都不想。”

“哎哎哎,里美骗人。”

“我是说真的啦。”



理解圈外友人对圈内一探究竟的想法,但是石原作为一个相信一见钟情的女生,和这群男人们合作了这么多次合作时间这么久都没能擦出爱情的火花,就能充分说明了这群杰尼斯偶像们真的不是她的菜。

“那换个说法好了,”友人显然并不接受这样的回答,“在和你合作过的杰尼斯里,非要挑一个交往的话,选谁呀?”

“非要挑吧……”石原抿了一口牛奶,忽然一个清秀的脸出掠过脑海,“谁都有可能,但是最没可能的大概是泷泽君吧。”

“哎哎哎?!”友人们的哀鸣纷纷表达着不解,石原听的出她们的潜台词——这么帅的脸,这颜值哪怕放在和自己合作过的杰尼斯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这么好看的人反而不去交往实在是太浪费了。

“难道说泷泽君性格很恶劣吗?”

“哎哎哎为什么是泷泽君呀?”

“可是泷泽君看着很体贴呀,为什么?”

女孩子们接二连三的将心中的疑问全朝着石原发射过去。



“不啊,泷泽君很体贴人也很好。”

“那为什么呀?”

“就是感觉不对。”

“哎——里美太浪费了。”


看着友人们似乎也没打算纠结这个问题,石原赶紧把话题转了一个方向。其实石原心里有答案,但是她总不能告诉圈外人,她觉得泷泽秀明不合适交往是因为泷泽秀明有个叫做今井翼的相方,这个相方,形成了一堵高墙隔绝了泷泽和别的女孩子。






石原和泷泽第一次见面是在义经的外景地。

义经的戏份早就开始拍了,而义经的恋人——静的戏份现在才开始。被经纪人带到现场,石原想着要先给一起演戏的演员们都打个招呼,转了一圈下来基本所有人都打了照面,唯独那个当时最年轻的大河剧主演的影子没找到。询问了导演才知道泷泽早些时候结束了一场戏,正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午休。听说了泷泽等会还有一场要拍,石原琢磨着泷泽也快醒了,决定还是在开拍前去拜访一下。

“那个……泷泽君,醒了吗?我是共演的石原里美?”

来到棚子前,询问了几句。

“啊,石原桑,进来吧。”

“……那么我失礼了。”
石原推门进去,泷泽正坐在可折叠的行军床上,似乎刚刚醒来的样子。不得不说的是,虽然久闻泷泽是世纪末的美少年,但是从小就在影视圈里摸爬打滚的石原什么样的帅哥没见过啊,她本觉得这都是世间夸大其词,没想到那会儿自己真的被泷泽秀明的扮相给惊艳到了。

黑色的长发,清秀的眉毛,黑亮的眸子,一袭白衣,薄唇泪痣,站在那边什么都不做就能感受到那种纯净的美好,美好中又带着一些哀伤——俊美实在是得太不真实。

杰尼斯总是出帅哥,可不见得所有帅哥的都合适古装。泷泽秀明就属于放在现代来看很帅,放在古代来看也是俊美得不行的那一种365度无死角的美少年。


“石原……里美桑?”

泷泽发现女生愣愣的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满满的少年青涩感。

“啊……!对不起,我,我是石原里美,接下来的日子请多多指教!”石原回过神,没想到自己居然看呆了,真的是太失礼。

“请多指教。”

“我也请你多多指教。”





接下来的日子,因为义经和静的对手戏,两人渐渐熟络起来。作为演员,泷泽很敬业,骑马的时候被磨掉一层皮也没抱怨过。作为男人,泷泽很稳重,遇事能够先考虑大局,把所有人都照顾到。但作为一个剧组成员,石原觉得泷泽有意无意的在和他人保持着距离。相敬如宾感的相处方式觉虽然不错,不过在石原和剧组都打成一片的对比下,就显得泷泽有点不合群了。不过每个人有自己的处事方式,也许泷泽就是喜欢一个人呆着。

泷泽秀明,就像义经一样完美,让人憧憬,却又神圣不可侵犯,拒人千里的。
石原一直这么认为。

直到今井翼的出现。




义经拍摄到后期,剧情进行屋岛合战,敌方向义经军挑衅,多亏了那须与一将对方的扇子射落,才重新树立了义经军的威信。

那须与一这个角色,正是由今井翼来饰演的。

听闻今井翼来到拍摄现场的时候,刚结束一场戏泷泽掩饰不住自己的欢喜,护甲都来不及脱就奔了出去,石原出于礼貌也跟着去了。石原理解,整个剧组都是比自己年长的人,多少有些沉闷。相方的到来,大概是一种在外拼搏看到家人的放松感。所以泷泽会雀跃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他再怎么稳重,也不过是20刚出头的男孩子。


“呜哇,护甲好重……”今井翼正在穿着拍摄要用的道具护甲,这对他相对同龄人纤细的腰身看着确实是一种负担。泷泽秀明在今井翼身后一边帮忙一边笑道:“是翼你太瘦了吧,多吃点吧。”

“呸!就你厉害!”今井翼不服气的袭击泷泽秀明的腰部笑穴,却被泷泽精确的躲开了,这让今井翼更不安分了,干脆整个人转过来,转着攻击泷泽腋下了。泷泽最初是想躲的,应该也是能躲开的,两人攻防了几个回合后,泷泽似乎是故意让今井翼抓住弱点,连连大笑着求饶。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

“哼哼。”

今井翼终于满意的收了手,这才发现站在门边的石原,连忙道抱歉的鞠了个躬:“不好意思啊,石原桑,我们这么胡闹,让你见笑了。”石原摇头表示并不在意,现在想来这大概是拍摄这么久以来,石原见到泷泽最灿烂的一个笑容了,还附带宠溺效果的。


石原想——啊原来泷泽秀明还有这么一面啊。




那须与一和静并没有对手戏,所以今井翼拍摄的时候,石原就在旁边看着。今井翼的演技比起他相方来说有一定的差距,不过所幸那须与一不是特别重要的角色,除了与义经互动就剩下射箭的场景,今井翼要拍的大概只有3场,第一幕是在本阵和义经初见。少年那须与一并非自荐,而是被义经一眼选中。

“在下名为那须与一。”

少年半蹲,仰着头,显示出对义经的尊敬。义经询问少年为何没有信心,那须与一将心底思考的一五一十道了出来,却被高傲的前辈嘲讽了一番。义经思考了一会,认真的凝视了与一的眼睛,少年并没有畏缩,堂堂正正的迎着义经的眼神检视,于是义经最后还是选择了那须与一。



“卡。”


1TAKE就结束了这场戏,让周边的人都感叹泷泽的演技实在是好,那种信任感光凭眼神的演绎就满满的传达出来了,年轻的主演听着谦虚的承让。石原也忍不住拍手,泷泽笑着看着正在和导演交流的相方:“其实刚才有点带入自己了……大概因为是翼来演,所以我才能这么自然的吧。”


“哎哎,泷泽桑这么信任今井啊。”


泷泽轻轻点头:“大概和义经一样,我见到翼的第一眼就认定是他了。”

泷泽说着这话的眼神和神情,真美。好像望向命运一般,坚定不移。





今井翼的拍摄很快就结束了,泷泽代表剧组给他送上了杀青的花束。本来这个角色就是有点酱油的成分,泷泽送花的时候表情却很认真。

“辛苦了!”

“阿拉,义经大人的花,不收不行啊。”今井翼抓抓头发掩饰自己的害羞,给在场的所有人深深鞠了个躬,“我的相方十分笨拙,还请剧组的大家多多关照。”


咦?笨拙?


石原有些莫名,泷泽这么完美的人,怎么会笨拙啊。出于好奇,送行的时候石原开口问了今井翼。



“泷泽他啊,看着很可靠,意外的很孩子气呢。”

“哎?有嘛?”

“有哦,”今井翼笑得有些骄傲,“他啊,可怕寂寞了。吃饭除了拉面,都不能一个人去呢。别看他做事很稳重,其实意外的很容易紧张。石原桑一定觉得他很完美吧?但这个完美的人总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不断练习,他意外的不算得很有才能,你们看到的都是他不断练习的结果呢……”

今井翼说着的,是石原没看到过的泷泽秀明。大概也是除了今井翼以外的人都没见过的泷泽秀明。

“今井桑,冒昧问一句,泷泽君对女朋友也是这样?”石原想求证一下心底的问题。

“啊,这个人在女性面前大概总是很完美吧。所以我才想说,这个人其实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哦。”今井翼笑得很无奈。

“哎呀……那泷泽君大概很难谈恋爱吧。”

“哎?石原桑怎么知道的?”

石原笑得很暧昧。






结束了义经的拍摄后,石原里美和泷泽秀明再无交集。偶尔和其他杰尼斯艺人有合作的时候,会听到许些关于泷泽的消息。前辈会说泷泽是个很懂事的后辈,后辈会说泷泽是个很体贴的前辈。

听到这些的时候,石原会赞同的点头,这些都是她自己也曾经体验过的,但这些都不是今井翼曾经说过的泷泽秀明。

属于今井翼的泷泽秀明,是会抱怨对方吃饭不掏钱却请客一遍一遍的泷泽秀明,是孩子气却又会包东蛋包私人包间庆生的泷泽秀明,是在FANS前连爱都说不出口却在今井翼无法上台时大声说出“我最喜欢翼”了的泷泽秀明。泷泽秀明造出了那么多令人惊叹的惊喜,有目共睹大多都是送给今井翼的。

女孩子们觉得泷泽秀明与今井翼之间发生的那些佳话,是完美情人的典范。可是她们都忽略了,这些事情发生的前提对象必须是今井翼。

今井翼看得到那些大家都看得到的明事理、有担当、体贴温柔的泷泽秀明,他还能看得到大家看不到的怕寂寞、容易紧张、不器用的泷泽秀明。

今井翼共享那些荣光,也保护着那些软肋。他们之间有着谁也无法参透的甘苦时光。


女人的嫉妒心啊,是很强的。

追求平淡相处泷泽大概是不会为女孩子复制一遍他为今井翼做的事情的,可是他为今井翼做的那些梦幻的事情,对女孩子来说,大概是无数个平淡的日子也比不过的。

那就像一个分水岭,今井翼坐拥着其他人都看不到泷泽秀明的所有样子。其他人无法达到的。就像静之于义经,哪怕义经最后和别的女人结婚,在义经的妻子心里,自己始终无法超越静的存在。



只要今井翼存在,喜欢泷泽的女孩子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感到幸福吧。

而且,泷泽秀明所追求的幸福,不就是今井翼嘛。

石原喝掉最后一口奶茶。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