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鲤鱼

【泷翼】夜晚的思绪

其实这就是陪睡【。的另一个版本。
可以看成陪睡后篇不过感情可能接不上。
所以当单独的篇章来看也行。

写陪睡的时候是抱着两人是友情向的心情来写。
这篇的时候就变成爱情向了(喂)
我就是想写明明儿苦苦爱恋却不能说的那种隐忍嗯。


————


“那我困了你自便了啊。”


看着今井翼摞下这句略带情绪的话后,就翻了个身背对自己,泷泽秀明早就猜到了今井翼从今天下午欲言又止的想问他什么。泷泽秀明只是装傻不是真傻,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与自己相伴十几年的人心里的小九九。

“翼,晚安。”

哪有人想睡觉还不关灯的——贴心的帮某个装睡的人关上房间的灯,泷泽轻声道晚安,希望对方能尽快进入梦乡。不一会儿,床那边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泷泽放下了手上的IPAD,朝着黑暗中的呼吸声的方向看去,隐约看到了相方君裹着白色的被子缩成一团,和记忆中那个小煤球的睡姿重叠在一起。

呵,装睡的人睡的倒是很快嘛。看起来这次con是真的累到他了。

今天在演唱会上不小心暴露的真心本想开火车开过去,细心的今井翼却注意到了。吹头发的时候,他其实听到了翼的问题,还听得挺真切。刚才睡前的谈话,泷泽也听出了翼拐弯抹角的言外之意。

是的,在今井翼在台上提议的时候,泷泽确实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如果陪睡可以解决回礼问题,他是挺乐意的。可当他发现这是今井翼在跑火车的时候,心底不知怎么忽然生出了一丝不愉快的情感——于是他皱了皱眉,在舞台上否定了翼的提议。


——“我是不是好恶心哦。”
——“才没有。”

人啊,毕竟也是生物啊,身体瞬间能做出反应,攻击姿态、防御姿势、求爱等等都不需要他人传授就能掌握,这是来自生物的本能。瞬间的言语和表情大多都是潜意识驱使的,人类在这个方面和大自然的其他物种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个知识点,泷泽秀明很小的时候就在生物课上学到了。

所以当泷泽醒悟过来那句“才不恶心呢”是自己的下意识说的话,他发现其实明明就是自己在渴求着翼,或许并不一定是陪睡但是泷泽秀明就是借以某种形式需要着、渴望着今井翼的陪伴——认识到这样的事实,泷泽秀明有点慌,以至于今井翼问他的时候他都选择装傻,他害怕心声暴露吓到相方。



夜深的寂静总是容易勾起人的心事,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装傻可以骗相方但是骗不了自己。

泷泽本想着靠着IPAD游戏熬到自己出发的时间,然而思绪总是飘到那个已经进入梦乡的人身上,无论如何也无法集中注意力。索性放弃IPAD,泷泽小心翼翼的拖着凳子坐到了今井翼的床边。

“嗯……”

也许是感觉到了视线,朝着视线的源头,今井翼翻了个身子。沉稳的呼吸声,安然的睡颜,伸出的左手上还戴着和泷泽一对的手链。

昏暗中泷泽看不太清楚今井翼的脸,去年年底舞台上转过头看不到相方的恐惧闪过眼前,忽然之间的心慌让泷泽着了魔的握住了今井翼的手。

肌肤与肌肤碰触所传来的温度,真真切切的告诉泷泽,今井翼在这里。


这次的巡演已经接近尾声,两人第一次没有带任何jr的巡演。这对泷泽秀明,对今井翼,对fans都是一次新鲜的尝试。泷泽感觉到了fans对泷翼的爱,同时也感觉到了两人之间不断加深的羁绊。

今天晚饭的时候,翼在人后偷偷的吐出一句“好寂寞啊”,大约是在感慨巡演快要到千秋的落寞——这种感觉总会有的,盛大的祭典落幕总会引起一些忧伤。

泷泽也觉得寂寞,巡演结束的寂寞,还有,见不到今井翼的寂寞。

泷翼从出道开始就没有自己的团番,两人分开的日子比合体的日子多的多。

自爱宝物开始,到经历了去年那样的事情,那些关于今井翼的情绪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的浮现在泷泽心头,到了这次巡演那些复杂的心绪简直达到了巅峰。

原来只是想保护他,想看到他的笑颜……只要在他身边看着他,泷泽就很满足了。

但是泷泽发现有些东西越发不受控制,有时候分开前,看着翼的背影,他会有抱上去的冲动——他不想和翼分开——那种朦胧的情感,泷泽并不陌生,但是也不想去正视,他不想破坏现在两人的关系。




“我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这么重要了……”

泷泽有些自嘲的低声呢喃。

“……唔……”

可能是做了什么梦,今井翼无意识的握紧了泷泽的手,猛的拉了一把。泷泽秀明毫无防备被今井翼扯下凳子,双膝跪在窗前,脸差点撞到这个熟睡的人脸上。

泷泽有点被吓到,但是怕打扰到翼的睡眠,硬是把该有的反应给憋回去了,大气也不敢出,安静的观察了几秒,确定对方已经睡死了,才松了一口气。

冷静下来才发现,两人的距离实在是很近。今井翼温热的呼吸有规律的打在泷泽的脸上,隐隐约约的可以闻到相方惯用的香水味。

不知道是睡前今井翼给的啤酒的错,还是这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的原因,泷泽秀明觉得好像是醉了一样,脑子逐渐升温无法思考,理智在告别,一种原始的冲动涌上泷泽秀明心头。





承认吧,我是喜欢上他了吧。




才得出结论,身体已经先脑子一步行动了。

先是今井翼那富有弹性的嘴唇被泷泽强行占领,他想吻他,所以他这么做了。

本想蜻蜓点水的浅尝辄止,感情的阀门却在第一次碰触以后完全失控——不只是今井翼的唇,他光洁的额头,他那双大大的猫眼,还有他小巧的鼻尖,这一切的一切,泷泽秀明都很疼惜,都想占有——亲吻一遍又一遍,一遍比一遍更深刻。


喜欢他。
喜欢到想把他深深的刻入自己的生命中。





“……呜……唔……”

被吻得有点喘不过气的今井翼发出了许些呻吟——就像一盆冷水,丢失的理智忽然续上了弦,泷泽如梦惊醒一般立刻拉开了和翼的距离。

“……嗯?”也许泷泽离开的动作太大了,今井翼被他弄醒了,“泷泽,怎么了?”

“没什么,”泷泽迅速整理好心情回复到平日的状态,调整了自己的气息和语气,“摔下来了而已。”

今井翼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有点无奈的语气:“真的困就一起睡吧,坐在凳子上睡还能摔下来真是……又不是小孩子了。”说完挪了挪身子,空出床的位置让泷泽休息。

“不了,我想我的经纪人快来了。”泷泽重新坐回凳子,拿起桌上的IPAD一副要继续玩耍的样子。

今井翼挑了挑眉:“真的不睡?”

“不睡。”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的表情这么难过啊。”

“……错觉吧。”

“……是不是太累了,有什么心烦的事情可以和我说啊。”

“没事。你继续睡吧。”

“……好吧……别太拼了,我睡了。”

说完今井翼又躺下,但是睡到了床另外一边,说留给泷泽秀明的位置就真的留了出来。

泷泽秀明转过身不看今井翼,生怕再看一眼,好不容易锁住的情绪又会泄露出来。


夜晚……真的好可怕。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