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鲤鱼

【泷翼】成对的

没完没了的出差,长途出差无聊的时候最合适用手机写文了(喂!

最近TT两人甜的好可怕,闪的人眼瞎。

看到翅膀晒手链总觉得他是想表达他和小明多恩爱,可是完全不需要什么物质媒介他两都恩爱得不行好吗!!

最近TT大碟发售了,大家都是去支持一下吧~

(这么说着的我又下了单(。

——————流水账分割线——————

作为一个对流行时尚很敏感的人,通常都不喜欢别人身上带着自己也有的物品,堂本刚是这样,今井翼也是。

当然关系特别好的人例外。

比如说,相方君。

今井翼的相方君泷泽秀明是个审美特别地味的人,明明从小也是引领Jr们潮流的人,长大后去南美买给自己的羊驼毛衣伴手礼真是让今井翼嫌弃得不行。好在相方君长相俊美,因为这张脸太招人爱,再地味的审美人们也不会太在意。

除了小时候一起买的同款不同色的衣服外,由于审美和兴趣差距实在太大,私底下今井翼几乎没什么和泷泽秀明成对的东西。

“仔细想来,我和泷泽还没什么成对的东西呢。”演唱会前一天,经纪人正开着车送今井翼去排练的途中,本来正在确认这几天的行程的今井翼没头没脑的忽然想到这么一件事。

“嗯……这么说来是这样呢。”今井翼的经纪人已经习惯了他家艺人偶尔出现的跳跃性思维,“不过泷泽君这次生日的时候不是送了翼君成对的礼物吗?”

“那个不算啦。”今年今井翼生日,相方君在舞台上送了一个新颖且酷炫的,看似很方便但是日常基本用不到的scooter。相方君还兴致勃勃的说他自己也有一个,这是一对的。对今井翼来说,这就像是大街上发现对面和自己买的车型号颜色一样的感觉。

“翼君想要的,是那种可以和泷泽君一起秀出来的成对的东西吗?”

“对对对,就是那种。”

“演唱会周边的衣服?还是为你两设计的呢。”

“那就不是只有我两有了啊,staff和饭都有。”

“唔……”趁着红灯停车的空档,经纪人转过头看着自家那位有着大大猫眼的艺人认真陷入思考的样子,“我觉得不如翼君去买个成对的礼物送给泷泽君吧,毕竟泷泽君送的你大部分都用不上。”经纪人还是很明白自家艺人的相方的品味的,要泷泽秀明选的话,不是带不出门的就是被今井翼无比嫌弃的,还不如让今井翼自己挑比较好。

今井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表示同意。

也许是被相方君影响了,近年来做决定曾经会有些优柔寡断的今井翼的行动力越来越强了。

开con的早上,刚起床的今井翼兴致勃勃的外出吃了早餐,坐在餐厅里边等吃的边考虑着究竟要买什么送给泷泽的时候,亲切的服务员小姐端上了之前下单的面食。将面放进嘴里,舌头感受到那份来自料理师傅的强大手艺的同时,“啊这个好吃我要带回去给泷泽”的念头忽然就出现了。

怎么脑子里满是泷泽秀明呢。

吃着面,今井翼甩了甩头,想把相方君甩出脑海。但是事与愿违,泷泽那张吃着好吃东西就变得很灿烂的笑颜屡屡出现在脑子里,似乎不把食物带回去这个画面就不会消失——于是今井翼认命了,和服务员小姐多点了一份面,并告诉店家他稍后会来取。随后便动身去了伊势丹。

究竟买什么呢?

衣服?

小的时候曾经买过同款不同色的衣服,好像没什么意思,而且还容易撞衫。

帽子?

大概今井翼喜欢的款对于相方来说都不太能搭配他日常的衣服吧……而且衣服也好帽子也好,穿的都有时效,不太实际。

手饰?

想到相方君在这方面意外的坚持,不知算是长情还是懒得换,出道前就带着的印制手饰和十字架项链现在时不时还能看到。

就手饰吧。

下定主意的今井翼从男士服饰区出来,大步流星朝着目的地走去,想到相方君有可能会被自己的礼物吓到的样子就不由得嘴角上扬。

造型花里胡哨的?

不要,两人都三十好几了要沉稳点。

颜色太亮眼的?

不要,日常搭配不太方便。

要金还是银?

都不要,相方君这类材质的手饰恐怕一抓一大堆。

究竟买什么呢?

“唔……”看了好多手饰今井翼都不满意,要么造型还行可材质不喜欢,要么材质对了颜色错了——典型的天秤座的选择困难症,越是在意越没法下定决心。

导购小姐早已认出这个在橱窗边不断踱步的男子就是要在当地开演唱会的主角之一,本来职业操守要求她在面对身份比较特殊的客人时做到不打扰不多嘴,可是对方一脸苦恼的样子让她忍不住开口:“请问先生,有什么地方我可以帮到您吗?”

平常的话,今井翼一般不会搭理导购,但是现在实在是太苦恼了,想着听听别人的建议也不错:“啊,想买一对手饰。送人的。”

“冒昧问一下,对方和您的关系是?”

“额……”

泷泽秀明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有很多答案涌上心头。

劲敌?

早在许多年前两人就不是这样的关系了。

同事?

只用同事来修饰十几年共同面对的风风雨雨显然也不够恰当。

普通朋友?

去年生病时候对方为自己做的那些事似乎也超过了普通朋友的范畴。

泷泽秀明和今井翼,是什么关系呢。

今井翼想了很久,觉得世间各类界定两人关系的词语都不准确——就像泷泽曾经说过:“世界上唯一属于我的,只有今井翼。”

泷泽秀明对今井翼而言也同样,世界上只有一个,完全属于今井翼的相方。

“虽然不是家人,但是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人。”今井翼回答,重要得情感界限都模糊了。

导购小姐看着今井翼先是一愣,然后才开口:“……看起来,真的是客人您非常重要的人呢。”

今井翼还没来得及问这姑娘怎么这个反应,姑娘就招了:“先生您刚才露出那么温柔的表情,一定是十分珍惜对方吧。”

“哎?”

今井翼摸了摸脸,纳闷的看了看橱柜上面摆着的镜子——呜哇!这个溺爱的眼神怎么回事!这个嘴角怎么不自觉的上调的!想着泷泽秀明的自己表情怎么变得这么腻歪!——自己被自己的表情惊讶到了的今井翼立刻扭头自欺欺人心里念着:我什么都没看到!那不是我那不是我那不是我!




最后在导购小姐的帮助下,今井翼选择了一对黑白相间的自然石手链,世间再无第二对这样的手链。

就像他们两一样,独一无二的一对。

拿着系着粉红色缎带的装手链的盒子,提着先前打包好的面食,今井翼打开了泷泽秀明的乐屋的门。

“翼?怎么了?”

泷泽秀明刚到不久,头上的帽子都还没摘,大概因为先前还在拍摄drama,看着有些疲惫。看到今井翼的出现有些惊讶,也有些欣喜。

今井翼将打包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开始解释:“我今天吃的时候觉得挺好吃的,所以打包回来给你了,我觉得你肯定喜欢。”

“谢啦。”打开了外带餐盒,泷泽坐着准备就开始动筷,他本来就不挑食,和相方在吃饭方面的同步率让他对这份午饭充满信心——“是挺好吃的。”虽然这么赞赏,但是泷泽心底觉得还是那次翼亲手做的便当更美味一些。

“对了,还有这个。”看着泷泽秀明吃的差不多了,今井翼把装有手链的盒子摆在了饭桌上,动作虽然很随意,其实心底还有些担心——相方君会不会因为不喜欢不戴呢?

“这是啥?恶作剧?”泷泽秀明放下筷子,看了看粉色缎带装饰的盒子,又看了看今井翼,并不急着打开。毕竟平时,为了调戏他,猫眼小恶魔君总会用尽浑身解数,而泷泽总是最初呐喊着imai桑,到最后也欣然接受。见今井翼不说话,表情还稍微有些不自然,泷泽秀明知道大概这不是调戏他的戏码。

打开盒子,看着黑白相间的自然石手链安静的躺在绒布里,泷泽有点搞不清楚对方的意思。

今井翼想开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伸出已经带上了配对手链的左手在泷泽眼前晃了晃。

“……这是?”

“手链送你的,和我的手链成对的。”

“可是,翼你不是讨厌别人和你穿戴一样的东西吗?”

“是这样没错……反正送你了,戴不戴随你。”

乐屋忽然陷入了一种迷之沉默。

泷泽秀明看着今井翼,今井翼看着泷泽秀明,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互相较什么劲。最后是今井翼先受不了了,老实说他觉得有点不想知道泷泽的反应:“哎呀反正就是礼物嘛,你收下就是了。”说完也不看泷泽秀明,起身扭头就准备离开乐屋。

泷泽眼疾手快的拉住今井翼的手,使得今井翼不得不回头看他。

“泷泽你干嘛啦……”

今井翼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实际上心里慌得很。转过身恰好对上泷泽的眼睛,黑色的眸子略带笑意,深色的眼底有些东西呼之欲出——那是今井翼想知道又害怕知道的感情,心脏忽然漏了一拍,似乎自己被对方的温柔气场给包裹了起来,暧昧在空气中弥漫。

“谢谢,我一定会戴上它的。”

泷泽秀明说的很认真。

“随便你啦!”

心烦意乱的甩开泷泽的手,今井翼假装平静的回到了自己的乐屋,立刻洗了把脸强迫自己赶紧清空脑内投身于接下来的演唱会彩排。

“翼,准备好了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乐屋外响起了泷泽的声音。

今井翼穿好演出服,应声答道:“来了!”

打开门口,泷泽秀明已经穿戴完毕,表情也透露出他是随时都可以上场的状态了。

“翼,”泷泽秀明伸出右手,方才送给他的自然石手链安然的出现在他右手上。“看。”

“哦……戴上了啊。”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其实今井翼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因为这种事这么紧张,仿佛泷泽秀明的回应好像对他们之间关系的一种肯定。

泷泽秀明笑的有点不好意思:“其实和翼戴同样的东西会有点不好意思,好像那个什么一样……”

“情侣手链。”今井翼大概能猜到相方在想什么,直接帮他补充了。

“别说出来啊!”被猜中心思的泷泽秀明哭笑不得。

“这么不好意思干嘛还戴啦。”今井翼被相方君搞得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可是,”泷泽秀明说这话,耳朵都红了,“这是翼送我的,第一次吧,我们拥有成对的东西。我想戴出来,让大家都看到。”

“你……啊……”

没想到对方想着的和自己想着的是同一件事,那么害羞却也还是想要表达的心情——这大概是泷泽秀明对自己的喜欢吧。

“泷泽,手。”

“嗯。”

今井翼伸出带着手链的左手,泷泽秀明自然而然的用带着手链的右手牵了上去。

“有时候我觉得,我挺傻的。”拉着泷泽的手,今井翼笑的有些无可奈何。

“啥?”

“没什么。”

“告诉我啦。”

“笨蛋,自己去想。”

“翼,准备上场了……”经纪人声音飘进来催场了,今井翼有些不舍的放开了泷泽的手,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率先走了出去。

“啊,泷泽君。”翼的经纪人本打算走过去关好乐屋的门,却发现了还楞在屋里的泷泽秀明。

“哎?这个是跟翼君的手链成对的啊?”

“嗯,他刚给我的?”

“他还真的去买了啊……”

“啥?”

“他说想要那种可以和泷泽君一起秀出来的成对的东西,大概是想告诉世人你两关系不错吧。”

“他这么说吗?”

“但是我觉得,这些物质的东西都没啥意义。”

“为什么?”

“你们两个,光站在一起就能让所有人感觉到你们之间的羁绊了。”

“我们是takitsuba。”

我们的关系从不需要物质的媒介来证明,我们本来就是独一无二的只属于对方的相方。

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评论(1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