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鲤鱼

honey,i'm here(二)

脑洞real大,自己理解中TT在分居前那段时间大概是这种【无论我们距离多远,只要你回过头我永远在这里】的安定感【。

就像真的亲友不用时时刻刻黏在一起,但是只要一相遇,无论中间漏了多少时光,都是对方最坚定的臂膀【脑补过度了喂】

————————————————

“imai桑,”泷泽拍了拍因为喝太多而趴倒在桌子上的今井,“醒一醒,要回家了imai桑。”但这并没有什么用,今井翼睡得可熟了。

staff们和两位主角说再见后三三两两的开始告退了。也许是再一次站在舞台上太开心了,今晚今井翼少见的喝得昏天黑地,知道今井翼的经纪人不在,大家也不拦着他喝,反正他相方泷泽会有办法把他弄回家。

“确定不需要我送今井桑回家?”

泷泽的经纪人有点担心,不由得又问了一次正在试图把今井翼叫醒的泷泽秀明。虽然泷泽酒量不错,但是今晚也喝了不少,而且还带着已经醉了的今井,万一晚上两个人一起发酒疯真闹出什么事,今井的经纪人非掐死自己不可。

“翼这状况回谁家都差不多吧……送回实家也不太好,他家人这个点都睡了。”看着是叫不醒了,泷泽索性把今井扶起来,打算扛着上车,“就一起送回我家吧,回我家我还能照顾他。”

其实本来两人私下也说好了住泷泽家,泷泽叹了口气心里郁闷的嘀咕着明天的海鲜烩饭估计是吃不到了。

“今井君今天喝了很多啊,看起来是真的很高兴呢。”

开着车的泷泽的经纪人有些感叹,虽然今井翼并不是他直接照顾的艺人,好歹作为自家艺人的团员,私底下每到团活他也会和今井的经纪人交流,今井翼的一些习惯他多多少少都会知道一些。今井翼自知酒量不算的太好,所以在外面喝酒都很会有自制力的不让自己喝醉,像这样喝到直接趴倒是很少见的。

“是呢,翼喝醉确实挺少见的。”今井翼的头靠着泷泽秀明的肩膀,泷泽也不好乱动。

本来刚上车的时候今井翼好好的靠着车后座,可是车才没开出去多久人就随着车的振幅开始东倒西歪了,生怕一刹车相方会撞着,泷泽想了想还是让今井靠着自己的肩膀比较安全——反正是自家经纪人,即使看到这样的画面也不会说什么的。

不过经纪人根本也懒得看他们,聚精会神的打着方向盘正打算左转:“真怀念呢,以前今井君总会去泷泽家住的吧,听前辈前辈说,那时候都不用分开接送你们,去一个人的家就能找到两个人了。”经纪人说的是二十代出头的时候,他们也曾经频繁出入对方的家,那时候谁也没有预料到他们日后还会经历这么多的分分合合。

“看到你们现在关系又变好了,我挺高兴的。”经纪人说着有点不好意思,“现在的泷泽君也好今井君也好,气场都柔和了不少,其他人站在你们身边都感觉得到呢。”

“……是吗。”泷泽在经纪人看不到的地方握住了今井的手,大概是感觉到了温暖,睡着的人下意识的回握了泷泽的手,自然而然的变成了十指相扣的状态。路边的灯光照进车窗,橙色的光照着今井翼安稳的睡颜,这一切仿佛都是这么理所当然,因为太过自然,泷泽忽然就有点鼻酸了。

“我先睡会儿,等到家了告诉我。”

“好的,你先睡吧。”

泷泽闭上眼睛假寐,让自己不要被莫名的情绪笼罩了心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摇摇晃晃的黑暗中时间变得特别漫长。和今井翼不一样,自小开始不管多累泷泽秀明就没法在车上睡着,就算睡着也睡得很浅,稍微有些动静就会醒来。车子刚停稳,不用经纪人提醒,泷泽就已经睁开眼睛开始着手相方的搬运工作。

“泷泽君,真的不需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我自己一个人没问题的。”

“那么我先回家了,晚安。”

“你也辛苦了,晚安。”

告别了经济人,泷泽一只手扶着今井的腰,一手掏钥匙开门,今井则沉沉的靠着他,一点也没有要醒的迹象。虽然比起去年今井翼的体重重了不少,但对泷泽秀明来说无论是把翼公主抱着进门还是扛在肩膀上移动都不是问题,他觉得现在的今井翼重一点会让他更安心一些。

回到家,墙上挂着亲友村上前几年生日的时候送的龙猫挂钟正好报时,已经是凌晨2点了。泷泽把翼扶进自己的卧室,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床上,思考着是自己帮他更换衣物后让他就这么睡了,还是先把他叫醒去洗个澡。就在泷泽犹豫不决的时候,今井翼醒了。

“……怎么了?”

今井翼觉得头还是有点晕,干脆躺着不起来。“你该不是打算偷袭我吧?啧啧啧,真该让饭们看看她们爱豆这德行——趁人之危。”

语毕还摇了摇头,一脸信不过的表情。

呵,刚醒就跑火车,那我就陪你闹闹呗。

看着今井翼似乎不愿起来,泷泽秀明向前一倾,双臂撑在今井翼头的两侧,左腿前曲腿压着对方的右腿,泷泽秀明严严实实的给相方来了个“床咚”。

看着两边都逃不掉,今井翼索性就不逃了,他伸出手抚上泷泽秀明的脸:“啧啧,秀君,调情的时候表情这么严肃的估计就你一个。”

“那是因为我一般不调情。”

泷泽秀明低下头,让两人的距离缩短到对方的一呼一吸都能感觉到,只有要有人再动就会唇碰唇的程度。今井翼干脆就亲了上去,亲的并不深,也就是蜻蜓点水,然后又退回了原来的位置。混杂着酒精的两人的气息,暖暖的有些醉人。

“你啊,总是行胜于言。正直得让人惊讶。”

“因为不快点行动的话,我怕我重要的东西都会离我而去。”

“怎么了啊……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今井翼觉得泷泽秀明的情绪不太对,伸手抱住了身上的相方,像安慰孩子一般揉了揉已经有些长了的黑发。

泷泽秀明不说话。



我曾说过,世界上唯一属于泷泽秀明的东西就是今井翼。

但曾经,泷泽秀明觉得自己对于今井翼可有可无。


在两人分别开始solo活动之前,有一段时间关系其实很不错,就像孩提时代初遇般的合拍。

翼的实家距离工作的地方总是很远,团队活动后基本都回的泷泽租的公寓,就算分开宣传也一样。

就算有很长一段的冷战期,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同事,和对方在同一个空间里生活已经相当习惯了。那个时候的男孩子总是喜欢玩电子游戏,没有工作的时候,今井翼会选择打ps2,泷泽秀明要么在旁边看,要么加入战斗,或者睡觉。等今井翼玩够了,两人就会外出觅食,或者泷泽买材料回来两人一起做饭,大多做的不怎么样,不过足够填饱肚子。那时候的翼还没成为料理达人,但是手艺要比以前综艺上煎糊饺子的情况好的多。吃完后两人猜拳决定谁洗碗,一般都是今井输,然而最后总是泷泽洗碗。饭后两人继续在同一个空间里进行不同的活动,快深夜的时候不约而同的一起躺在床上,晚安也不用和对方说便一同进入梦乡。

直到有一天,今井翼提出他要离开泷泽,自己出去住。

在现在看来一起住才是让人不解的事,可是在当时,家里总有Jr会来借住的泷泽有些不能接受。

“为什么?”

“我准备要solo了,而且总不能一直都麻烦泷泽君你啊。”

今井翼选了一个星期六将行李全部搬了出去,泷泽望着今井拖着大箱子走出自己房间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落寞。

“其实我不介意你住在这里……”

泷泽帮今井把行李扛上搬家公司的车,试探性的最后再说一句。

“泷泽真是怕寂寞呢。”

鸭舌帽盖着,泷泽看不到今井的眼睛,只看得到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就算没有我,还有别的Jr会来不是吗?”

泷泽无法反驳。

我害怕寂寞,但是你不怕吗?

显然今井翼并不怕。

今井翼并不像世人所说的,离开了泷泽秀明他什么也做不了。相反,离开了泷泽,今井翼变得更活跃了。

也许是年幼时的情感并不深,两人也不是对朋友粘糊糊的类型,自从今井翼搬出去,两人谁也没有主动联系对方。由于没有固定团番,加上各自solo活动都不少,忙起来连CD都分开录制。

等到宣番一起上utaban的时候,泷泽才发现距离今井翼搬出去已经半年了。被中居调侃两人关系好的时候泷泽有点心虚,如果不是节目前沟通好,他真的不知道今井翼最近在做什么。

“最近,还好吗?”

节目休息时,今井翼靠着墙抽烟。

“嗯还好。”泷泽答。

陷入了沉默。

几乎每次简短聊天都在沉默中结束。

因为怕生,也因为矜持,只要别人不主动开口,泷泽从不会问,哪怕是相处了这么多年的今井翼也是如此。

泷泽不是不想问,而是他不知道要问什么。

泷泽君,今井君新交女朋友了。

是吗,还是可爱系的吗?

哎?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

泷泽君,今井君上了堂本君的综艺呢。

是吗,他没有告诉我呢。

这样啊。

泷泽君,今井君开始solo con了。

嗯。

泷泽君,你们都不熟悉对方的信息,这会让人觉得你们是为了solo才一起出道的啊……

……

分开时,很多信息都是来自经纪人,顶着相方的名号,却什么都不知道。

今井翼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只留下一条信息的尾巴,泷泽恍恍惚惚想抓住,却无从下手。

“泷泽君,今井君的腿受伤了,你去看看吧。”

泷泽来到今井翼的solo con后台的时候,今井翼正被staff围着,泷泽看不到他。人声很杂,这让泷泽很是烦躁。

“takki你来了!劝劝翼!”在人群外围今井翼的经纪人的焦虑显而易见,他看到泷泽立刻把他拉到了人群中。

今井翼的脸色很差,但是表情和平时没什么不同。泷泽蹲了下来查看伤势,今井翼的腿还肿着,严严实实的绑着固定用的绷带,泷泽想开口却被周围的声音所淹没。

“不好意思,大家能给我几分钟吗?”泷泽忍不住站了起来,提高声量大喊一声,“让我和翼单独说几句话好吗?”

霎时间,大家都愣住了,今井翼的经纪人顺势让staff都先行出去,让两人单独留在乐屋。

人群散去,泷泽再次蹲了下来,他握着今井的手,才发现对方满手都是冷汗。

“疼吗?”

“……疼。”

也许是staff都出去了,今井翼卸下了伪装,说话的时候都吸着气。

“能不能不去?”

泷泽抬头看着今井,说话的声音轻柔得像哄孩子。

今井翼使劲的摇头,眼睛周围红红的,但是眼神却很坚定。

这让泷泽想起记忆中那个发着高烧也坚持要上舞台的猫眼小男孩,回忆起小鬼帝国世纪末冒着危险也坚持要完成人力飞机的少年。

泷泽知道今井翼已经决定了,他能做的只有默默的守望着他。

“忍一忍。”

“……嗯。”

“我会在最后告诉他们,即使是这样,你还是做的很棒。”

“……泷泽,谢谢。”

“要借一下肩膀吗?”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今井翼将头靠着泷泽的肩膀,泷泽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感到肩膀一阵温热,是哭了吧,少年从以前开始就很擅长用眼泪宣泄。

泷泽不自觉的抚上对方的背,而有些发抖的猫眼少年伸出手回抱了他。

那瞬间,有什么东西在泷泽的内心叫嚣,和今井翼在一起的时光记忆铺天盖地向泷泽袭来,被暂停的时间再一次走动了——和今井翼一起的时间。

泷泽去医院给今井翼探病的时候刚好撞到今井翼的女朋友正要去给床头花换水,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你的品味很稳定嘛。”趁着女孩子去给花换水的空档,泷泽边削着苹果皮边调侃。“一直都是这种类型的女生。”

右脚还打着石膏的今井翼躺在床上,听到泷泽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是挺可爱的,就是话有点多。像这次,没第一时间告诉她受伤的事情,她嚷嚷了半天。”

“她这是关心你,”泷泽把苹果切成小块,插好牙签,递给今井翼,挑眉笑看躺着的病人,“啧,那时候你希望来的是她不是我吧?”

“没。”今井翼接过盘子,拿起一块苹果也不急着吃,“我受伤的时候想到的是你呢。”

“啊?说啥?”

“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是受伤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你。看到你来了的时候,总觉得安心了,什么都不用怕了。”

“……真的?”

“嗯。泷泽那时候在身边,我觉得一切都不用担心了。”

“imai桑,你啊……”

“我是说真的啦,嘿嘿。”

今井翼笑的很腼腆,泷泽知道他说的大概是真的。

我一直站在原地,你却越走越远。

我害怕自己对你而言似乎可有可无。

直到你回头我才发现,我们之间只有一个拥抱的距离。

我需要你。

而你亲口告诉我,我是被你需要的人。

评论(12)

热度(36)